如果说
活着是一场悲剧
而死亡
是众生的解脱

生活就显得尤为残忍
本来可以不用经受这些的
比如生离
比如死别
人活着
总想要做些什么
可什么才是应该做的
上帝知道答案
他却不告诉我
听音乐的时候
我在想
如果我
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变成虫子
会不会好一些
这样
起码我还知道生活是不同的
不是一潭死水
不是重复重复重复
在清晰低落的时候变成虫子
在写下这句话的时候
仿佛我已经变成了虫子
我的四肢消失
我变成毛茸茸一团
我站不起来
我在地上爬行

好奇特的感觉
我竟然丝毫不觉得低落
甚者
我开心了起来
我是一条虫子
会不会有大家伙来吃我
我害怕极了
我不敢低落
连念头也得打消
我变回了人类
自由行走
我突然珍惜了起来
如此
我才明白
我为什么喜爱写作
除了记录
更是
自我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