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
是我和你
还有米奇
我的一条狗
我们一起
在大象杰特的
身上跳舞
那一次
没有下雨
天空却潮湿的紧
灰巴巴的
但我们却跳的很开心
杰特还用它
长长软软的鼻子
喷水、嬉戏
后来啊
很少有紧巴巴潮湿的天了
大象也回到了
它的家乡
记得是
最后一次
在晴空万里的
草坪上
你邀请我跳舞
我没有应约
我睡熟在
我自己的小屋里
当我醒来
发现米奇没有在我的身边
我跑遍森林
也没找到它的踪迹
我去找你
也没找到你河对面的树屋
森林里偶尔响起的鸟叫
让我觉得不是幻境
后来啊
我从森林走回家
才发现
你不过是我
躺在草地上做的一场梦
而且我没有那条狗
也没有
一个叫杰特的
大象朋友
甚至
更惨的是
我都不知道这段记忆的真假
很多个时候
我会怀疑以前所发生过的
是否只是一场梦
若没有
旁人的证实
若不是
记忆足够深刻
我会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或许是我
凝视黑暗太久
久到几乎被黑暗吞噬
故而
总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写一些奇怪的文字
但生活中
我会和普通人一样上下班
关于森林的那段记忆
我已经很少提及
不再纠结
究竟是梦还是幻觉
我想
我唯一能记得的
是你和我还有那条叫米奇的狗
我们一起在大象的身上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