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失眠

是用来拷问灵魂的

相对于敌人的

冷冽的皮鞭

烧红的烙铁

刺骨的钢针

指尖的竹签

所来自身体的拷问

灵魂层面

来的要更加猛烈一些

它是带有强烈的

抨击与冲撞的

是被拷问者没有思考余地

下意识需要说出答案的

是没有任何解释余地

答案只能说一次的

当我被押到拷问台上

问及我

关于你我的过去

我表情自然

无语无言

当灵魂被特制的钢叉刺穿

我的整个大脑

仿佛被巨石砸中

白茫茫一片

持续了

大约有一个世纪

我重新拥有意识

有人说

吓到胆寒

无非就是这种体验吧

那种将要解体

消散于世间的感觉

太过猛烈

我颤抖着

说出

…对.对..不…..起

之后

我便晕倒在地

一直以来

我都觉得

分开是你一直想要的

即使这往后五年

我始终孤身一人

也从没想过

回到你身边

即使你

后悔了

发现了

想和我复合

我也没有任何留恋

毕竟

你的淡漠

在我感情最浓烈的时刻

深深刺痛了我

也让我明白

我这种人

太过孤僻

太过木纳

是不适合感情的

也许往后多年

我会与合适的人结婚

但我想对你说

大学的那几年

确实是我前半生

最幸福的时光

毕业后的我

再也没开心起来

即使现在

有了体面的工作

过着人模狗样的生活

我始终不快乐

满世界的灰色

很多时候

我想

如果没有父母亲友

也许我会

找一个偏远山村

养条狗

过自己的生活

我沉入精神世界太久

久到与人世有所隔阂

久到笨拙

久到不适合

当灵魂被拷问

我终究还是卸掉伪装的坚强

说了对你想说的

我默然哭泣

这么多年太累了

我发现

我好像一直在找些什么

找一个灵魂的知己

或是找一个肉体的伴侣

但我却发现

找来找去

都不是我想要

即使你

也是我脑海的你

真实的你

也不是我想要的

真实的你

是我真正喜欢的

想要拥抱的

让我自然而然做自己

不用伪装什么

终究过去了

未来的路

还得往前走

我渴望

再找到一个共鸣的灵魂

但我知道

几率渺茫

我也从没奢望

就这样吧

如果你有了新的爱人

就尽情释放你的天真

他会明白和珍惜的

我是旅人

是过客

是不能停留的

贪心的人

因此

贪心的人

是不配拥有幸福和快乐

因为

他们贪婪的灵魂

根本不知道

什么叫

知足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