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说:

人啊,

只是不断奢望别人的生活与幸福,

等到自己真切拥有时,

才发现不过如此。

我想了想

人们说的对

把对别人的奢望与羡慕

与其美曰其名为拼搏、奋斗

不如真切的称之为

和自己作对

是啊

一生都在和自己作对

可是

这不正是人生的常态么

体验这个词

就是一生的进行式

那我现在呢

工作在山林里

四周环山、河水奔流

工作轻松、潇洒自如

可这是我想要的生活么

是啊

是我在办公室写稿时

停笔望着窗外

奢望的生活

如今不正是过上了

隐居山林、独自写作

安静看书、与世无争

时光骤然慢下来的生活么

但我却开始烦躁了

厌倦了、不安了

我一定是在担心着什么

担心性格越来越内向

担心自己被荒废

担心工资无法给父母养老

担心遇不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是啊

这些都是我在担心的

那此刻的我

看着窗外

我想象着未来的生活

我想象的生活

是找个恬淡平和的人

一起度过

白天各自工作

下班后

一人做饭

一人洗锅

饭后散散步

相互诉说着

白天的乐趣与烦恼

或者

说些各自想说的

到了周末

一起去街市逛逛

若不想出去

午后便透一些阳光进来

放上舒缓的音乐

一人看书

一人刷剧

也许这

便占用了人生的大段时光

其余的负面时光

留一些耐心

让它们慢慢消解

融入这平凡生活中

那一切总会尘埃落定

就如人们所说

人永远都在羡慕另一种生活

时间久了

也会厌烦两个人的生活

时间久了

也会觉得对面的人

满是缺点

如果是这样

又何苦开始呢

如果是这样

还不如待在山林里

可如果是这样

能否回头看看

那个坐在溪流旁

绝望无助的年轻人

你现在的生活

是他当年

做梦都想拥有的

你那么轻易亲吻的人

是他当年

做梦都不敢牵手的人

你现在轻蔑的

厌烦的、不齿的

都是他当初奢望的

喜爱的、祈求的

而你现在所奢望的

喜爱的、祈求的

简单安静的

没人唠叨的

无拘无束的

自由自在的

正是他当初轻蔑的

厌烦的、不齿的

这样的悖论

不想等你老了

牙齿掉光、满脸皱纹

腿脚不便、无能为力时

才明了

才悔恨

才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