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城市的尽头,

没有繁华的街市,

闪亮的霓虹;

在城市的尽头,

只有繁重的工作,

机器的轰鸣;

在城市的尽头,

只有阳光下照映着的,

沧桑的面容。

夜幕降临,

当大地沉睡,

人们流连在梦中,

还有一群人,

黑夜的精灵,

他们夜以继日地

奋战在施工现场

来时

荒草满地

漫天荒芜

去时

高楼林立

灯红酒绿

这奉献的一群人

这沉默不语

埋头苦干的一群人

和家人的聚少离多

和同事的四海为家

这满腔的苦与累化成汗水

流在黑夜里施工现场的泥土里

这满腹的难与酸化成泪水

落在这尘土满天的工地上

该怎样称呼这样一群人

工人或者农民

该怎样给他们定义

伟大或者光荣

也许他们从没考虑

只是干着自己该干的

所有的一切

都融化在

那沉默不与、埋头苦干的岁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