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看完《小公女》突然很沉重,一直觉得理想主义者的窘迫是莫大的悲哀,任你精神世界再丰富,现实中你过的寒酸窘迫就会看人脸色,受人白眼,曾几何时,自己也豪气万千、粪土当年万户侯,如今却深深被现实压迫地没一点脾气,还狂妄吗?还视金钱如粪土吗?一身傲骨今何在?但电影中的女主不一样,那么好的人,却穷的每天都精打细算过日子,即使再穷也不能没有烟没有酒没有爱情,甚至穷到租不起房,依然还要继续抽烟,每天一杯威士忌,会有人说这不是有病吗?都快饿死的人,还谈什么精神享受。可惜女主就是这样的人,宁愿流浪街头也绝不放下烟酒,在别人看来那是坏习惯,但我认为那是她的精神寄托,否则她会崩溃的,正如后摇于我、音乐于我,烟酒于她、爱情于她,没有好坏,只是寄托,理想主义者最可笑最脆弱的精神园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