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独自盛开的岁月里
没有想起谁
也没有忘记谁
我还是我
我不是我

听一些爆裂的音乐
在mono的现场
我莫名流泪
也许是太苦了
不是生活
而是人生

自毕业分手之后
这四五年
一直一个人
久了,就习惯了

有时候也羡慕小情侣
可以有人拥抱
有人说说知心话
而我呢
只有音乐
只有书籍

我把自己封闭起来
不让朋友靠近
我无需关心
我直接撑的下去

可是我却是渴望爱的
却又怕自己太容易认真
太容易当真
太容易被伤害

也许是自己生错了时代
一直想要找娴静温柔的姑娘
一起看书、听音乐
偶尔去外面走走
聊生活、梦想与未来

我想是自己
活的太过理想主义
罢了

从国企跳出来
现在又想跳到国外
一直催促自己学习
将自己囚禁在书海

或许我活该如此
或许我享受现在
下班播放音乐
看一部电影
或看几页文字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
也不知该写什么
没有灵感
没有动力

诗人是渴望爱的
却一直没有
没有想念的人
干涸
枯萎

或许
本该如此
或许
本该孤独